1. <track id="mvi1k"><div id="mvi1k"></div></track>

          1. <track id="mvi1k"><div id="mvi1k"><td id="mvi1k"></td></div></track><track id="mvi1k"></track>

              廣州菱控自動化科技有限公司
              主營:歐姆龍,三菱,安川,Pro-face
              首頁 > 行業資訊 > 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先進制造發展研究所所長陳?。鹤兙种碌闹圃鞓I重構邏輯

              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先進制造發展研究所所長陳?。鹤兙种碌闹圃鞓I重構邏輯

              發布日期:2022/8/27     來源:36氪

                根據《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到 2035 年,純電動汽車成為新銷售車輛的主流,公共領域用車全面電動化,燃料電池汽車實現商業化應用,高度自動駕駛汽車實現規?;瘧?,有效促進節能減排水平和社會運行效率的提升。

                在「數字時氪·未來交通論壇」中,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先進制造發展研究所所長陳琛以《變局之下的制造業重構邏輯》為主題,分享了以下重點內容:

              1. 中國整個價值鏈的構建借助了全球的力量,中國的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未來也需要高質量,高水平的借助全球的優勢資源。
              2. 發展智能制造不是目的,智能制造只是手段,是以創新的方式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
              3. 任何產品都已經變為了信息體,生產的本質是構建一個復雜的網絡,去把知識和信息注入到產品中。

                以下為嘉賓演講實錄,經36氪編輯整理:

                大家好,我是陳琛。

                大概5年前,有包括芯片、零部件、汽車整車等相關企業找到我問到一個問題,整個制造業即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那么汽車行業變化的方向是什么,終點會是什么,變化的關鍵節點又是什么?最近五年,我們幫助一些跨國公司、國內頭部汽車零部件企業做了一些梳理,今天我們嘗試從更宏觀的角度做一個分享。

                首先需要了解,新的挑戰到底是什么。我們看每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十四五”的報告、研究機構的報告,再調研了幾百家企業之后,發現一個明顯的方向是中國整個價值鏈的構建借助了全球的力量,中國的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未來也需要高質量、高水平的借助全球的優勢資源。

                我們在過去幾年調研了十余家跨國公司,發現它們最厲害的地方是通過龐大、復雜的管理組織,去合理的整合全球最細分領域的競爭優勢。波音787客機可以在全球22個國家里面整合幾百個供應商。波音有20萬人,每天從事復雜的知識創造工作,他們的資源整合是高度國際化的。

                特斯拉也是同樣,在與特斯拉以及大量造車新勢力的溝通中可以發現,這些企業之所以能夠實現快速發展,本質上是能夠整合全球的優勢競爭資源。通過觀察特斯拉我們可以發現,這個公司對于知識的掌握深且廣,一方面需要項目管理人員非常了解細分的技術,另一方面通過科學管理、整合和系統化的知識,快速從中國供應鏈選出具有比較優勢的供應商,或者稱之為合作伙伴。

                所以全球化是一個大的趨勢,而中國的企業需要越來越多的專業知識,以及整合知識的知識。這兩年一直談中美競爭,或者美國制造業的回歸,從2011年左右先進制造業成為全球經濟的制高點,我們做了很多調研和訪談,無論投資界還是科技界,談的更多的是如何去發展更好、更具有比較優勢的產業。

                第二個趨勢是深度的信息化。在1985年-2007年之前,全球的商品貿易保持增長的態勢,這主要來自中國或者東亞地區的崛起。但是2007年之后,全球貿易持續陷入低迷,2016年全球的貿易增速1.7%,2019年出現了負增長,疫情也造成了一些影響。

                貨物、資本、人員流動放緩的時候,我們看到數字貿易或者基于跨境數據流動的速度在加快。全球互聯網協議從1992年每天的100GB增加到2017年每秒45000GB,我們看到大量的知識、大量的服務和大量的資源通過互聯網、通過數據實現流動。

                從最近10年我們可以看到,我們國家和我們的企業更加重視智能制造。工業和信息化部對智能制造提出了比較高的愿景和目標,2025年規模以上的制造業基本實現數字化制造,重點行業、骨干行業初步實現網絡化制造。到2035年,規模以上的制造業企業全面普及數字化、網絡化制造。

                在與企業的交流中,他們會問到當下的增長究竟來自哪里,曾經做的事情已經達到了飽和,已經開始放緩,未來該怎么做?

                我認為在智能制造。發展智能制造不是我們的目的,智能制造只是手段,是以創新的方式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

                智能制造需要大量的知識。去年對一家德國的公司進行調研發現,他們的勞動生產率人均在1000萬-1500萬之間,而中國的制造業人均產值100萬,也就是能達到中國的10倍以上,這更多是靠新的知識去整合新的資源和要素。

                所以說,智能制造不僅是制造,還是創新。從我們自己的觀察,無論是家電行業還是工程機械行業、汽車行業,大量的企業通過數字化挖掘新的價值,通過數字化連接新的資源,通過數字化創造新的服務模式和商業模式。

                我們產業價值創造的系統正在發生重構,汽車原來是機械的結構,但是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汽車從機械結構走向電子電氣網絡這樣的結構。高端的車里面代碼數已經呈幾何狀的增長,電子電氣工程師能夠通過新的價值創造改變這個產業,創造新的產品。

                產業邊界也在重新定義,我們可以看到不僅是汽車,汽車之外大量的產業在發生快速的重構。我們昨天調研的農業企業通過與一些互聯網公司的合作,在農業現場和設備上加上傳感器,加上大數據的軟件分析,幫助農戶更好的種植。這家企業明確表示,他們關心的不是機械本身,是農戶如何在服務支撐下做得更好。

                我們今年調研了幾十家企業,像小米這樣的公司在考慮如何拓展產業邊界,如何進入新的領域。隨之發生的是生產方式正在被重新定義。2019年我去到碧桂園調研,大家都以為它是房地產公司,但他們已經有8000人的團隊從事數字化、自動化、軟件、工業互聯網相關的研究了。

                我們看到制造系統被重新定義,如果看三一重工、徐工、特斯拉,每家企業都在重構產品、重新定義產業邊界的同時,重新定義制造系統。在與一家國內企業的交流中,他們表示現在最核心的目標是如何在快速波動的復雜環境下重構一個柔性的實時迭代的,軟硬結合的生產系統。

                產業生態正在日趨復雜,無論是大型的機械、還是生活用品、家電行業,產品的系統越來越多,復雜性越來越高,資源配置的方式從靜態的配置走向動態優化。

                我們從去年開始調研中國供應鏈的情況,大家其實是在一個復雜環境下去優化運營。每家企業都開始重視通過實時的優化,或者實時詢價保障供應鏈的安全可靠,成都有一家公司在美國剛看上3000萬的一套芯片,工作人員準備向老板匯報,大概中間只過了25分鐘,芯片就被采購空了。

                這個產業生態,在疫情和供應鏈沖擊、以及在數字化的影響之下越來越復雜,我們調研的家電企業,已經從傳統的做電飯鍋,做冰箱的業務轉向開始做電動化的汽車零部件,如何在瞬息萬變的環境下通過自己復雜的供應鏈,價值鏈創造價值,我們無時無刻不思考這樣的問題。

                汽車行業也是一樣,寶馬10年前有二三十種車型,到現在已經接近50種,每個汽車制造企業,甚至每個汽車零部件制造企業都在時刻思考通過制造更復雜的、更適配的產品滿足用戶的需求,這讓整個鏈條都在發生大的變動。我們去調研的一家汽車企業在思考,提供系統化、模塊化的產品,通過產品進一步的輕量化,滿足中國新能源汽車的輕量化的需要,這種復雜性讓我們看到任何一個沖擊,對我們制造系統帶來的作用都是巨大的。

                現在我們每周都要調研三家企業,這些企業給我們比較明確的反饋,環境太復雜了,形勢變化多樣,如何尋找自己的增長主線,是增長自己團隊擴大研發力量、營銷渠道,還是借用互聯網平臺連接更多的資源,每一家企業都在找答案。

                外部復雜性帶來的一個影響是讓企業內部的復雜性也越來越大。當這些企業擴展自己的團隊、增加復雜性時沒有找到合適的增長方式,就會進入低效率運轉,或者進入一種低水平運轉的狀態。如果持續很久都找不到增長路徑,就有可能走向滅亡,所以找到增長主線至關重要。

                如何在未來價值創造中實現引領,我們也調研了數百家企業。有一點很重要的是我們發現生產系統的本質越來越像一個網絡系統。

                目前,任何產品都已經變為了信息體,生產的本質是構建一個復雜的網絡,去把知識和信息注入到產品中。一個簡單的塑料產品如果注入足夠的知識,可能賣500美金、600美金,就像手機一樣。

                一輛豪華的汽車價格超過200多萬美金,如果按公斤看每公斤價格10美元,頂級的寶馬車60美金,每公斤的白銀1000美元。我曾經以這個數據去與一家河北的企業聊,他們算自己的產品每公斤值多少錢,大概的數據都是每公斤60人民幣。這樣的企業可以算中國做的比較好的企業,可以想一想,中國大部分的企業創造的價值還不足每公斤60元人民幣。

                如果看每個企業的價值單元,或者每個企業的價值創造過程,其實也是構建了一個復雜的網絡系統。我們調研企業的時候做了一些拆解,發現2000萬營收規模以上的企業,要經過20個或30個信息的節點的傳遞,才能實現知識的集成,最終把產品造出來。而規模超1000億的企業,就要構建更龐大的網絡來實現這種價值的創造。

                所以說產業知識和信息網絡決定我們價值創造的方式,我們總是說中國從制造業大國變成制造業強國,本質上是構建新的網絡體系。豐田大家都知道,把精益制造發揚光大,它的本質是構建新的信息系統,提高信息輸入和轉化的密度,從而在整個系統層面提高生產的效率。

                如今特斯拉可能會成為第二個或者第三個豐田,我最近看到很多的行業,我們發現基于特定的生產網絡,用戶網絡,高價值產品的創造,其實是特定時間,特定環境的產物。我們曾經梳理了CAD工業軟件行業的發展,我們發現它就是構建在美國合適的時間,在70年代左右構建了這樣合適的價值網絡,我們曾經看到美國的數字化產業的發展,或者美國高附加值產業的發展,更多在全球構建了這樣的合適的價值網絡。

                從歷史上看,美國成為世界強國是由于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到90年代之間經過網絡持續的產生一個數字制造技術的大爆炸。從1952年的第一臺數控機床,到后面的機器人,到CAD,這些革命性的技術都是在美國誕生的。

                如今我們看到中國的制造業,或者中國的汽車工業,正在實現新技術網絡的形成,新社會網絡的形成,新價值鏈網絡的形成,和新的技術群的形成。

                最后需要我們深刻認識制造業重構的內核,無論是汽車工業、還是裝備制造業還是家電行業,各個行業價值鏈在加速的重構,原來中國是價值鏈的參與方,嵌入到美國或者日本價值鏈的一個環節,提供零部件或者生產活動,最后實現產品的輸出。

                現在中國已經有一批企業開始實現這種價值鏈的重構,從零件到整機的構建,基于先進制造、自動化、智能制造的技術鏈,從工藝到裝備,到制造工程的一種技術鏈在逐漸的形成。中國是最強的裝備制造業國家,擁有全球最強的技術和工程供給能力,同時看到大量的企業逐漸延伸和孵化服務鏈,從海爾、華為、美的衍生出大量的服務鏈。

                基于軟件、數字化系統、智能制造的信息鏈,也在把這些鏈條逐漸的架構起來。在中國新能源的發展下,我們的企業、產業的應用鏈在逐漸的壯大,價值鏈逐漸解構成價值網絡,很多的價值模塊拿出來都是全球的專精特新,在全球可以實現引領,我們可以看到中國有一批企業拿著這些價值模塊重新組合,形成新的價值能力和基礎。

                比如說美的和華為,還有徐工和三一,他們不是在某一個產品上實現突破,而是把基于中國的制造能力,基于中國的制造知識的價值網絡進行重構。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在汽車行業乃至任何一個制造業里面,價值創造體系加速走向全球的網絡化。產業升級的背后是價值創造體系能效的升級,中國現在已經擁有世界級的制造能力和制造效率,讓人們看到產品的質量、產品的國際競爭力等多主體協同、多價值鏈交互的結果。

                在這種交互的結果里面可以看到不可見的價值正在成為價值創造的主體,在很多行業里面無形資產,基于產品的服務、基于軟件的服務、基于平臺的服務或者基于人的服務,已經可以提供更多的價值,這種價值越來越多的超過基于硬件、基礎設施、資本提供這樣的一種價值創造,所以價值創造的方式或者價值本身也發生變化。

                我們也可以看到在這種中國的制造業發展之下,供應鏈千絲萬縷。我們跟蹤中國大型公司的供應鏈,可以看到一些現成的數據。全球的供應鏈越來越復雜,相互交織、嵌套,給我們提供了一些機會。

                例如一家汽車企業擁有250家一級供應商,如果在汽車產業鏈進一步放大,1800家各級供應商。我們曾經在江蘇的無錫調研一家汽車渦輪增壓機的企業,年均增速近幾年增長50%,在美國可以服務14000家客戶,主要是4S店。他們的產品由70個零部件組成,企業自己負責渦輪葉片,其他的還有很大的一部分交給周邊的300家供應商,他們要實現圖紙的交換,訂單的轉換,實現加工中心的派單。這個企業在探索一種方式,如何經過新的數字化連接,實現效率的倍增,實現成本控制的情況下實現更快的反應、更敏捷的反應、更好產品的開發。

                已經有一些企業嘗試重新借用他們的資源,不僅是數字化,還有可能是政府提供的資源,有可能是企業本身的資金或者一些社會關系,甚至還有可能和大學提供的一些合作重新構建一種價值創造的合作,他們基于網絡創造新的知識,創造新的產品,創造新的工藝。

                如果我們拿起放大鏡,可以發現網絡上的突破其實是一個又一個節點的突破,就是通過這樣的一個節點的突破,中國或者全球的新能源汽車或者汽車產業的革命似乎掀開了小小的波浪。我已經感覺不僅是這里面,包括芯片領域,包括控制領域,包括我們的車內娛樂系統,我們調研很多企業,我們發現星星之火以群體性突破的方式發生對原有產業的改變。

                在中國高質量發展里面汽車肯定是一馬當先,在汽車的這種突破里面我們認為中國的頭部企業,有一些關鍵制造企業和初創公司他們不是單打獨斗的,已經形成了協同效應,通過政府的規劃,他們試圖構建一體化的、生態型的產業革命的力量,試圖在新的汽車革命里面實現領先。

                中國的產業發展不僅是單點優化,要先認識系統重構,知道系統重構的方向是什么,重點是什么,通過合理的政策,合理的環境塑造還有法律的改變,實現流程的改造,在這個情況下幫助一些企業,或者一些企業自然而然看到方向,去實現他所擅長的領域里面的單點優化,我昨天調研的農機企業,敢用一個300人的小企業沖擊世界級的企業,所以我感到非常的高興。

                最終我們價值創造肯定是全面的網絡化,未來的工廠肯定基于數字化的連接,基于全球價值鏈實現高度的協同,我們看到汽車產業已經發生了變化,一些企業基于互聯網的協同開始新產品新的價值的創造,雖然在過程中,但是我感覺一旦力量集聚到一定的程度,這種突破在行業中可以看到,或者在中國的行業里看到。

                這里面數字化技術很重要,除了數字化技術,提取我們對行業的認知,對基礎加工能力,對于制造機理的掌握或者核心技術的掌握,也是至關重要的。未來10年既是產業革命的10年,也是我們深化產業認知,創造更多產業發展洞見的十年。

                我的匯報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相關資訊

              中國機械工業進出口總額首超萬億美元

              中國機械聯召開機械工業“十四五”規劃專題上線發布會

              1-11月機械工業累計實現營收23萬億元,同比增16.6%

              上半年機械工業增加值實現小幅增長

              銷售熱線

              銷售微信

              隔着衣服含着她的奶头

                    1. <track id="mvi1k"><div id="mvi1k"></div></track>

                      1. <track id="mvi1k"><div id="mvi1k"><td id="mvi1k"></td></div></track><track id="mvi1k"></track>